最新消息

包公身後(商標註冊)的經濟爭奪戰


8月初,星巴克在安徽合肥的首家門店推出了代表合肥城市形象的“包公杯”的商標設計,其目的出於營銷策略。不料遭到當地包公後人的質疑,認為此舉屬商標侵權。星巴克日前作出回應稱星巴克的杯子上有包公形象,但杯名為“城市杯”,並沒有對外宣稱為“包公杯”。

看到此處,想必千年前的包公也未曾料想自己竟成了頗有爭議的“杯具”。不過在這方面包公顯得並不孤獨。傳為美談的大禹“三過家門而不入”的典故,在2008年的時候,被自稱是史學家的紀連海在講課時說,這其實是因為大禹有“婚外情”。大禹在外治水時和瑤姬有了愛戀關係,瑤姬承認大禹是她的異居丈夫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屈原為了暢飲某品牌的啤酒竟不再投江、針對具有坐懷不亂之美譽的柳下惠而註冊網名為“柳下穢”在網上發表討論兩性話題的帖子等。正襟危坐的歷史人物,正以一種被惡搞的形象重新走進人們的視野。

歷史人物也是有人格的,其名譽也受到法律的保護。早在2001年最高法院在《關於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》中將以往僅就死者名譽權的延伸保護擴大到死者的其他人格要素,包括姓名、肖像、榮譽、隱私以及死者的遺體、遺骨等方面。

法律的規定自然得遵守,但還有一種說法是,名人即便在入土後依舊是“印鈔機”。通俗點講,就是不論惡搞名人或者商業名人的,還是為名人名譽侵權索賠的名人後裔,其中不乏有利用名人來牟利的嫌疑。再通俗點,有些人就是靠祖宗吃飯的。

所以說,每一個歷史文化名人背後,活著不管身價幾何,死了總會有一本穩賺不賠的經濟賬,都被以文化的名義,成為今人們發財計劃的一部分。只要能讓錢途有所依託,無論歷史文化人物評價如何、是否存在,都沒有分別。更重要的是,要能成為獨一無二的擁有者,要沾邊,成為歷史文化名人的“業主”。

回頭再看那試圖找星巴克維權的包公後裔們,也商標註冊了以包公形象為主的商標,並以該商標生產出售一些食品。所以後裔們對於星巴克的“包公杯”到底是感情上不能接受還是利益上不能接受,本身就值得去深思。或許這裏面藏的東西,縱然包公復活,也估計難以斷得清。馬想斌